?用户名: 密码: 自动登录 ??注册用户忘记密码?
一千章 趋向深渊
作者:无境界 ???? 更新:2019-09-23 20:28 ???? 字数:6142
热门推荐:
????克莱斯顿也算是见过市面的人物了,但这次他是真的被吓到了。

????重装机甲的性能倒还在其次,关键是数量!

????就像他后来在共济会召开的听证会上说的那样:“我只是把握住了三点:1这种装备有能力对传奇级魔导战甲造成严重伤害。2,制式量产武器。3,有传送能力。”

????光是这三点,就足够产生巨大的威胁了,不管对上教会最高规格的圣战甲军团,还是权贵们最高规格的传奇战甲团,都是如此,一旦被专注机会,集群传送到恰当的位置,来上几波集火,那场面,啧啧……

????所以说,这么多台重装机甲一亮相,克莱斯顿的第一认知,就是这个势力绝对有逼格跟全球任何势力掰手腕。

????附带的,如果是这样的一个势力非要占据霍尔顿地区。共济会不应该成为站在第一线的抵抗者。那个地区的利益不值当的这么做。

????当然,如此割须弃袍般的怂样,势必会被人贬斥嘲笑。

????但此一时、彼一时,对方展现出实力前和后完全是两个概念,现在虽然也被嘲笑,但并不会被太过看清,毕竟对手的实力摆在了那里,除了对手衬托,相信很快还会有同行衬托。

????更重要的是,有生力量损失不大。地盘损失了,可以说是收紧巴掌,攥成了拳头,随时能挥出有力的一拳,任谁都不能轻视。

????但若战力损失的太多……就跟小儿持金于闹市差不多了。

????这道理并不难懂,难得的是克莱斯顿第一时间就想明白了,并且力谏塞西尔做好彻底放弃的打算。

????而塞西尔的决断力、执行力也显得非常出色。

????但塞西尔最让大佬们认同的,却不是‘壮士断腕’的果决处理,而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成功的上演了‘似逃实缩’的戏码,完成了由明到暗的转换。

????共济会目前在霍尔顿地区,仍旧有着很不错的力量,如果共济会打算与未知之敌展开正面较量,这股力量将会是合格的助力。能够提供向导、安全驻地、敌情即时反馈、基础物资支撑、撤退通道保障等等。

????这也就意味着,共济会霍尔顿分部看起来是该地区彻底撤出了,但对总部而言损失很有限。

????不过共济会并不流行功过相抵那一套,克莱斯顿仍旧丢了监察长的职务。

????对此克莱斯顿倒是没觉得意外,反而送了一口气。

????‘监察长’的职务本就位红是非多,他已经坐了4年有多,近一年多业绩平平,本就岌岌可危。

????但会里有些职务就像是爬山,上不易、下更难,反正他的前任,安然下台的屈指可数。

????这次因故丢了职务,但实际上他表现并不算差,只不过共济会向来不流行功过相抵,因此一边丢职务,一边另有补偿,类似于平调,但另一个职务是那种清水衙门,这就算是安然转身了,他相信背后再打点一番,是能做到息事宁人的,就相当于赚了两年好钱。

????反倒是塞西尔,他那个霍尔顿分部长职务,目前可是烫手的很。总部看似大度,没有撸职,让他继续带过立功,其实是不依不饶、放在火上烤。

????为此塞西尔背后没少骂娘,毕竟他连霍尔顿地区的翻身资本(潜伏系)都交出来了,上面却仍旧不肯罢休,未免太过狠毒。

????实际上这事猫腻不少。

????对共济会总部而言,在这个内部山头主义严重的大背景下,塞西尔将霍尔顿的家底彻底卖个干净固然表现不错,但未尝没有甩锅的意图。

????因为霍尔顿内部也不是一块儿铁板,只不过以塞西尔为首的这支,力量最强、手段也不差,所以总的来说hold住。

????可随着一连串的人手折损,塞西尔这支无论是力量还是威信,都跌了很多,本身就面临着统治力大减的问题,这次将家底卖个干净,更是等于自己吃亏也不让别人好。

????这也就意味着,潜伏系的可堪一用,也只不过是理论上,实际上如何,得具体打过交道才知道。

????玩这种看似花团锦簇、实则隐患暗藏的把戏,还想让总部笑纳,真当总部的人傻眼瞎?

????于是塞西尔就没能脱离苦海。

????当然具体还有更多复杂的因素,比如两位传奇强者阿波西亚和艾丁顿,竟然都是塞西尔签的线。这份人脉关系,总部的人在做决断时也是会多少掂量下的,以防止塞西尔逼急了自爆。

????其实这里边多少有些误会,艾丁顿和阿波西亚跟塞西尔,并没有共济会总部诸人想象的那么熟稔。

????之所以快速响应召唤、价格方面也没有狮子大开口,主要是因为两位强者自身的审时度势。

????具体道理其实也很简单,克莱斯顿代表共济会总部,任何通过这条线接单的传奇强者,都不免会考虑这么一个问题:我接这一单是不是等于替共济会当炮灰?

????而塞西尔则代表着片区,层次本身就低一档,而且还是偏远地区,接单后很自然会想:穷乡僻壤能有多大点事?

????想艾丁顿和阿波西亚这种没有神级站台的,赚钱也自然会求稳。

????如今也一样,魔晶矿场脱战之后,两人自叹晦气,然后及时止损,说什么也继续掺和了,按照合约拿了些一次性魔法用品的耗损费,便迅速闪人,并且是车驾在未完成具体结算时,就已经先行。

????这一系列情况,让暗中关注的c凯恩感到有趣。

????在他的记忆中,社团高层、又或者强者,普遍这般敏锐精明的情况并不多。

????这就好比那些明星大腕儿随着成名而渐渐脱离了群众、不再接地气一般。

????毕竟在任何社会群体中,都会出现地位越高,政治化倾向越是严重的情况。

????c凯恩感兴趣的同时,自然也警醒的认识到,过熟的世界,在力量的吞吐运转方面,固然已经跌入穷途末路的黑坑,但各类技术的大成熟,却一定程度的弥补了其不足,不可小窥,甚至可以说,老阴哔遍地,以薪火号智脑的耿直,未必能玩的过人家,或许一招不慎就亏成狗,所以他得多招呼着点。

????c凯恩对这个世界的兴趣渐浓,薪火舰队的行为很快就开始有了更细腻的属于他的风格。

????就在共济会的力量全面撤出霍尔顿地区的同时,c凯恩也要求己方力量迅速由明转暗。

????因此当教会、乃至神灵的窥视投向丘寨和魔晶矿场时,什么有价值的内容都没有看到。

????如果换到漫威199999,面对这样的一个情况,哪怕还是神盾局,也不会留下太多的人力进行长期观察,毕竟人力也是一种耗费。

????可在这个最不缺老阴哔,大环境看起来死水微澜,实则暗流涌动的世界,反而引发了更多的警醒和关注。

????就这样,霍尔顿地区很迅速的就形成了一个奇特的斗兽场以及风暴眼,暗中关注的大佬或强大势力很是不少,偏偏在其中秀肌肉的却一个也无,而是虚位以待,等待表演者登台。

????高层博弈是这般局面,底层人士并不知晓,于是就像水的自流平般,共济会空出的位置,很快就成了某些个人或势力眼中的肥肉,鱼鳖虾蟹们开始崭露头角,好不热闹。

????赵文睿,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苏醒的。

????他的率性而为,是不可能就那么睡过一整个冬天的。

????毕竟冬眠只是相对而言的低消耗,而不是零消耗,而他也没有事先进行相关准备。

????因此仅仅睡了40天出头,他就人比黄花瘦了,被饿醒了。

????不过这次没有侵蚀的圣力需要消化,也没有事先通过自我心理暗示,强定冬眠时间,因此耗损情况相对有限,并没有饿脱相,也没有窘困到需要立刻进食。

????但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在于,酒并不能消愁,睡觉也不能积攒上进动力。

????一场长眠换来的,仅仅是情绪上的平复。

????稍微想想修行相关的那些事,赵文睿就觉得无趣且厌烦,完全提不起兴趣。

????他推开洞口的岩石,夹杂着雪花的寒风迎面扑来,吹在脸上生疼,凛冽的宛如用小刀片儿割肉。

????“怕是有零下40度,真个是寒冬!”赵文睿心中腹诽了一句,瑟缩着身子开始跋涉。

????肚里没食,寒风很快让他品味了什么叫透心凉以及冻到心脏都在抽搐。

????不过德鲁伊的强大生命力足以保住他这条命,无非是受些罪。

????而这些痛苦、配合着荒凉萧瑟的冬日景象,越发的容易让人自怜自艾,赵文睿回想自己的遭遇,不禁心中酸楚,险些落泪。

????相比于这饥寒交迫,无尽的孤绝才是真正的痛苦。这一腔悲恸,无处发泄,也难以化解,只会积压,这是让他情绪失控的真正原因。

????原本他就行在前往河间城的,如今也还是这个方向,沿途即便有些村寨,他也懒得进。经历了丘寨和魔晶矿场之后,他对这个世界的人,已经没什么正面的期待,现在他只求通过交易享受些文明的便利,比如衣食住行,而与此同时,尽量少跟人打交道。

????抵达河间城时,夕阳已经下山,河间城的桥门即将关闭。

????守城的卫兵见赵文睿独身一人、灰头土脸,顿生欺凌之心,伸手道:“入城费1个银币。”

????这一下子涨了何止十倍!

????本就心情不佳的赵文睿顿时心中火起,长吸了一口气才堪堪压下,摸出一枚银币递给对方。

????他洗劫魔晶矿场时,也算是劫了一场富、济了自己的贫,手中并不缺金银。

????然后,他给的还算痛快,卫兵却并没有因此就罢手,因为赵文睿的面无表情让他感到不爽,他除了诈钱,还想看到赵文睿低声下气的恳求模样。

????于是这卫兵抛着隐蔽,戏谑的道:“不够,涨了,就在你交钱时,已经过了关城门的点儿,耽误我们关城门,没有1金,今晚你就在门外冻着吧。”

????赵文睿的眼神一瞬间变得阴鸷,气势外放(精神力场),顿时让卫兵产生一种直面巨型魔兽般的惊悚感,下意识的退了两步。

????然后赵文睿终究还是压下了怒火,扭头就走,因为这么个人,这么点事,引发一系列延绵的战事,不值当。

????结果也是这卫兵作死,觉得被赵文睿瞪了一眼就惊退两步,在不远处嬉笑着边闲聊边看这边的同僚名下丢了脸。

????又觉得赵文睿虽然很可能伸手不错,却也不敢跟河间城官方叫板,顿时觉得有了底气,厉声呵斥:“站住!我现在怀疑你是奸细,意图不轨,我……”

????后半句话已经没法说完了,赵文睿的一肚子邪火被彻底点炸,猛然扭身抬手,幽影藤像是怒放的棘刺灌木,直接就将卫兵四肢身体刺穿。

????摇曳的火把光芒中,赵文睿脸上的神情显出从未有过的狰狞,他走上前,冲着嘴里不断涌血的卫兵咬牙切齿的道:“今天如果能让你死痛快了,我tm就是你孙子!”

????说话间,有细小如棉线的丝藤自幽影藤上生出,全方位的盘缠刺入,这些有着锐利细刺的藤蔓就像是线锯,每一次扯动都会形成锯肉效果,尤其是钻入肉中之后,诞生的是极致的痛苦。

????难以计数的这种丝藤同时作用,那效果,比剐刑都要可怕。

????为了最大程度的延长痛苦,赵文睿毫不吝啬的给卫兵用了个高级治愈术。

????卫兵在2秒内就直接崩溃,发出不似人声的痛苦的惨叫。

????但这并不能让赵文睿满意,对他而言,满腔邪火现在已经找到了宣泄口,必须要进行释放!

????离的不算远的其他卫兵此刻自然是震惊非常,至少有七年,河间城城门前没有发生过敢于以如此方式挑衅城卫军、乃至其背后的权贵的事。

????也正是这个原因,让他们的反应慢了那么一点点。

????可赵文睿不慢,相反,他发动攻击后,速度快的都能带起残影。

????卫兵们尚未拔出武器,尚未呼喝出声,赵文睿就杀到了。

????而对卫兵们来说,他们能看清的,就是几乎占满整个视野的大爪子!

????那是属于凶暴地龙的巨大利爪,强健有力而又显得畸形,就像是数柄磨的锋利的镰刀头镶嵌在木桩上。

????甲胄、血肉、骨骼……没有什么能挡住泛着铁灰色阴影魔光的畸形利爪!

????火星、碎布、鲜血、碎肉,在刺耳的切割声中激射,几名卫兵就像是灌满水且有内压的水囊被彻底的割破,鲜血的喷溅透着一种诡异的喷发效果,十分的不正常,也格外的惨烈。

????然而,他们的死亡仅仅是这场杀戮的开始。

????很快,城门附近,城楼上,城道上,城卫军尽数成了赵文睿发泄的对象。

????最最恐怖的是,哪怕是这种情绪失控下的疯狂发泄,赵文睿仍保持着一份冷静。这是他的特殊天赋‘神我’在发挥作用。

????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拟定好了战术,没有使用空间类术法,触发城门区的魔法警报,而是加持了猫之优雅后,纯以高速掠袭的方式杀戮。

????并且,他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冲上门楼,将能够释放魔法求援信号的值守军官击杀,并以幽影藤束缚警钟,使其无法敲响。

????然后就是一场飓风过境般的屠戮,附近区域所有身着城卫服的人都没能逃过这场劫难。

????在全法术加持的状态下,现场没有谁是英雄模板的阴影德鲁伊的一合之敌,赵文睿充当了一把触之即死的死神。

????等到城卫军的高手带着人马赶到,桥门区除了几个吓的瑟瑟发抖、几近精神失常的路人,剩下的就是血腥无比的尸骸,没有一具尸首是完整的,大多数都是被切割成了许多片,即便连着也是一层皮或干脆靠衣物甲具。

????鲜血的不正常喷溅,更是加剧了随爪碎尸的惨烈效果,死亡最集中的城楼区域,看起来就像恶魔专门用以虐杀生灵的刑房,就连久经阵仗的,都看之欲呕。

????唯一没死的就是那个卫兵,此刻正在享受最后一道程序,火刑的痛苦,那浓郁的烤肉味配合凄厉无比的惨叫,终于让一些支援的城卫军再也无法忍耐而当场呕吐。

????城卫军的为首者,自然是气的脸都绿了,为了还原情报,不但将所有见证者都抓去反复询问,还花大价钱通过教会进行灵魂盘问。

????死掉的城卫军有相当一部分是信徒,这些死后灵魂会前往各自信仰的神祗的神国的信徒,就是灵魂盘问的对象。

????于是,事情的大致经过,没用太久便查清楚了。城卫军为首者恨的咬牙到牙龈出血,那名卫兵的家人连当晚都没能熬过,就被绑在木柱上活活烧死,好多城卫军都被要求列队观刑。

????如此激烈的行为,主要是因为上令已经下达,一再指出现在是非常时期,城卫军一定要遵守纪律,不要搞事。

????可还是有卫兵轻慢三令五申的上命,结果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失,城卫军军官从上到下都被罚了,惹出事的卫兵能好的了才奇怪,杀一儆百不过是顺道的事。

????当然,河间城的领主也没打算轻饶了行凶之人。

????而凶手,也并未走远,本着灯下黑的思路,赵文睿就匿藏于河间城……
其他人都在看什么: